您的位置: 首页 >  八卦 >  正文内容

为一款随时消失的游戏疯狂氪金真的有意义吗?_行业资讯

来源:雅安新闻网    时间:2018-11-10




“鲸鱼”是指在网游和社交游戏中,平均每月至少花25英镑氪金的高消费玩家。F2P游戏的绝大部分收入来源于一小部分“鲸鱼”玩家,这也是F2P的商业模式。

Eurgamer与家住美国俄勒冈州的34岁Twitch主播David 'Siigari' Pietz聊了聊。2014年,Pietz曾在Reddit承认自己是一名电子游戏鲸鱼玩家。我们想知道,他为什么愿意在游戏中花那么多钱,会不会感觉自己被游戏开发商剥削,以及他是否认为开宝箱是一种赌博行为。

Eurogamer:你的工作是什么?

David Pietz:我是一名DJ和音频工程师,一直在一家餐厅工作,偶尔出门。从6年前开始,我不再做全职DJ,会做一些跟音频相关的其他兴趣爱好,比如为翻译公司工作。

Eurogamer:你的工资比平均水平高还是低?

Pietz:还算宽裕。

Eurogamer:在内购和宝箱上花了多少钱?

Pietz:过去5年,我在这方面的开销肯定超过2万美元了。

Pietz在Twitch上直播《王之袭击》(King's Raid)

Eurogamer:你是在某些特定的游戏中花钱,还是会为很多游戏花钱?

Pietz:会玩自己感兴趣的游戏,在游玩时会氪金。如果我对某款游戏兴趣消退,我就去找其他游戏。

我最近正玩一款叫《King's Raid》的动漫风格手机游戏,我发现在Twitch上,这款游戏拥有活跃的玩家社群。我从第三天开始花钱。刚开始我告诫自己:“我要免费玩这个游戏”,可惜没做到。

Eurogamer:当你挑选游戏时,游戏拥有非常活跃的玩家社群是一个重要标准吗?

Pietz:玩家社群真的很重要,因为这会让我知道游戏的生态很健康,这样一来,我为完全无形且随时可能消失的东西氪金才有意义。

广西哪家医院治癫痫靠谱trong>Eurogamer:你在Reddit的AMA问答中暗示,你主要在手机游戏里氪金。你只玩手机游戏吗,还是说也会玩3A游戏?

Pietz:在那个时候,当我自称“鲸鱼”玩家时,我并不真正理解“鲸鱼”的意思,我只觉得我是一个重度氪金玩家……当然,如今的鲸鱼玩家动辄花费几百万美元,我跟他们没法比。

我玩过几年的《英雄联盟》,不过当它引入战利品宝箱系统时,我就开始失去兴趣。我喜欢明码标价的商品,无论它们是皮肤亦或其他东西,这会让我认为游戏公司是诚实的。但《英雄联盟》似乎从《炉石传说》那里学来了宝箱系统,这种套路我太熟悉,所以我不愿意再在游戏里氪金。过去两年我说,“Riot,我不会再用我的钱支持你们了。”

我玩的绝大多数游戏都不是3A大作。我接触过《守望先锋》《炉石传说》,说真的,我对可以收集东西的游戏感兴趣。从小到大我经常玩《万智牌》,所以很了解这类游戏。当《炉石传说》问世时我告诉自己,没有理由在那款游戏里氪金,因为我知道玩《万智牌》有多么费钱。

Eurogamer:在你看来,《万智牌》的卡包和宝箱属于同一种类型吗?

Pietz:是的,它们有相似之处,但也有不同。每当打开一个卡包,你都非常清楚自己可能得到什么。举个例子,在一套200张卡片的卡组里,也许会有40张稀有卡,其中5张对你来说有用。所以你知道概率,知道在每个卡包里,你有四十分之一的概率得到一张好卡。每个卡盒有36个卡包,你可以计算得到稀有卡的概率,当然,你也会得到一些重复的稀有卡……但至少游戏没有试图诈骗我。

Eurogamer:你氪金最多的一款电子游戏是什么?会不会特别喜欢为某一款游戏氪金?

Pietz:我玩过一段时间的《Atlantica Online》,大概花了5000美元。

Eurogamer:为什么在那款游戏里花那么多钱?

Pietz:它是一款竞争性特别强的RPG,通过合成武器,你能让角色变得更强大。比如当你得到一把枪时,它只是零级枪,但如果你将两把枪合成到一起,那么它就变成了一把一青少年癫痫病早期的特征级枪。

Eurogamer:就像升级?

Pietz:没错。所以你可以想象,两把枪合成一级枪,四把枪合成二级枪,八把枪才能合成三级枪……非常贵。我喜欢这款游戏,会跟朋友一起玩,不过说真的,我就是喜欢自己在游戏里很强大的那种感觉。我喜欢踢别人的屁股,尽管这真的很花钱。

后来发生了一些让人不愉快的事情。游戏推出了一个扭蛋包,我购买了一些预付卡(Nexon虚拟币),将它们放进了账号。但我发现,从包里开出的某些道具并不在掉落道具列表上,所以我说,“不对,这简直是垃圾,我想退款。”他们说:“不,我们已经张贴了战利品名单”,我说“你们没有,这个道具没在那上面”……我退款了,然后他们就封了我的账号。

Eurogamer:这件事发生氪金之后?

Pietz:千真万确。

Eurogamer:你这样氪金有多久了?

Pietz:很可能已经有五到七年,大约是从手机游戏和内购流行的时候开始的。2010~2011年,我开始在游戏里进行小额消费。

Eurogamer:后来开销变得越来越大?

Pietz:确实是这样。不过我会设一个上限,氪金永远不会超过上限,我不能让氪金对我造成经济负担。

Eurogamer:氪金会对你的生活带来任何负面影响吗,比如影响到你与另一半的关系?

Pietz:我的女友(现在是我妻子)有时会说,“你在这里面花钱太多了”“真恶心”。我会向她解释——她也玩手机游戏——如果你真的喜欢某个东西,谁能不让你为它花钱?

Eurogamer:刚才你说,当你自称鲸鱼玩家时,你并不真正明白“鲸鱼”的定义。你现在还会认为自己是鲸鱼玩家吗?

Pietz:“鲸鱼”成了一个有贬义的称谓,在我正在玩的游戏里,如果将某些玩家叫做“鲸鱼”,那意味着他们小儿癫痫病治疗方法哪个好氪金草率且没有任何限制。我绝对是克制的。我不会为了追求短暂的快感,在一款可能消失的游戏里疯狂氪金,导致自己背负数十万美元债务。

需要明确说明的是,我不是在训诫某些人。如果你有足够的可支配收入,那你就是游戏的贵宾。你在游戏里花多少钱跟你的收入有关,一切都是相对的。

如果你年收入数百万美元,或者拥有数百万美元的钱,那么你在一款游戏里花10万根本不算什么。不开玩笑,我就认识一些在一款游戏里花几百万美元的人。这让我难以想象,但对他们来说没问题。

很多人对某些玩家在游戏里疯狂氪金感到不高兴,我认为这不公平。他们怎样花钱是他们的事情,如果你觉得他们的氪金行为对你产生了负面影响,那你可以离开,或者不再玩那款游戏……我根本不可能与那些玩家竞争。他们有消费能力、知识和时间,什么都不缺。就算我跟他们同一天开始玩游戏,也跟不上他们的进度。

所以,我还会自称鲸鱼吗?在我的消费水平上,我会的(笑),我们将那些氪金大佬叫海豚(dolphins)。

Eurogamer:你说你会跟那些自己永远竞争不过的人一起玩游戏,因为他们更有钱。这是否会让游戏变得不平衡,或者不公平?

Pietz:那些游戏之所以设计排行榜,原因之一就是让你觉得你在跟其他人竞争。排行榜会给玩家施压,刺激他们花钱。刚开始玩家感受到的压力很小,游戏里的一些元素能够让玩家快速进步,例如获得某个英雄、装备、新角色等等。当排行榜为你提供奖励,帮助你赢得更多东西,你又会感受到另一层压力,就像“你应该花所有钱得到这个新鲜出炉的新英雄”,或者提示你还有剩余的虚拟货币,应当立即将它们花掉。久而久之,这些压力会促使玩家改变思维方式,让他们觉得自己不是独自玩游戏,而是在与其他人对抗。

所以,这个问题具有双面性,跟玩家和开发商的心态都有关。某些开发商的做法非常激进——你必须氪金才能继续玩游戏。其他开发商的做法则不太明显,如果你希望加快游玩进度,可以花一点钱。我认为开发商应当找到一个平衡点,我不喜欢那种强制要求玩家消费的游戏,不过与此同时,我也愿意花钱享受游戏。

Eurogamer:所以你希望游戏让你可以选择是否氪金?

Pietz:完全正确。如果我真的喜欢一款治癫痫病医院怎么样游戏,肯定会花钱,这对开发商来说也是公平的。我知道他们在赚钱,但如果我为一款自己真心喜欢的游戏花钱,会觉得很舒服。

(Pietz让我看了一个漫画)这个例子很好地说明了我们作为消费者的感受。我现在会购买某个道具,因为它让我感觉很棒,但过不了多久,为了维持这种感觉,我又不得不买另一个道具。

Eurogamer:这是否会让你感觉开发商在掠夺你?

Pietz:对,我正是因为产生这种感觉,才不再玩《英雄联盟》。很显然,赚钱是每一家公司的首要任务,但赚钱的方式很重要。如果你开始以某种不太明显的卑鄙手段赚钱,那就相当讨厌了。

Eurogamer:宝箱是一种赌博形式吗?

Pietz:绝对是!开宝箱跟玩老虎机抽奖的感觉几乎完全一样。

当你没有抽到好的战利品,他们(游戏公司)希望让你感到失望,仿佛自己失去了某种东西;而如果你抽到大奖,他们又希望你感觉欣喜若狂……这些都是经过精心设计的,直接影响我们大脑的多巴胺分泌,让开宝箱变得让人容易上瘾。

这也是为什么你需要非常小心。对于玩这类游戏的玩家,我建议他们在花钱时保持警惕。如果你确实想花钱买宝箱,可以将钱放入一张预付卡里,每月设定一个限额。永远不要绑定信用卡,因为那可能会导致很多事故。赌博是个大问题,所以你必须给自己设定一些限制,避免沉溺其中。

如果你花钱没有节制,也许很快就会掉进深坑——尤其是考虑到游戏不会提供任何有形的东西,你很难判断或感知它们的真实价值。一套皮肤花10美元,如果这笔钱从你的银行账户里扣除,你也许根本感觉不到,但如果你把钱放到一张预付卡上,你就知道花钱有多快。所以我认为,如果你在无形资产上赌博,必须非常小心。

我很幸运,因为我有一个稳定的家庭,知道钱的价值和重要性。这并不意味着我做事总是负责任,我也在成长过程中学会了很多。我想,如果我们朝着这个方向前进,那对我们的孩子来说会很好。

本文编译自:eurogamer.net

原文标题:《Interview with the video game whale》

原作者:Vic Hood

© xinwen.ysdab.com  雅安新闻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