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视频 >  正文内容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最新章节_《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正文 351撞破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来源:雅安新闻网    时间:2019-05-14




    “……”楚太夫人嘴唇微抿,不由迟疑了。

    这些嫁妆都是她亲手给她的辞姐儿准备的,一样一样,足足用了十五年,就像她一点点把辞姐儿带大一般。

    她知道这些嫁妆是用不上了,可是只要它们还在库房里,对她而言,就好像能再见到辞姐儿一样……就好像有一天她的辞姐儿可以从宣国公府风风光光地出嫁,十里红妆,令天下女子羡煞。

    楚太夫人许久都没有说话,慢慢地捻着手里的那串红珊瑚佛珠,鲜红如血的红珊瑚珠子在她指间一粒又一粒地滑过。

    俞嬷嬷看着楚太夫人,心也像被揪住似的。

    她自闺中就侍候在太夫人身旁,对她的心思再了解不过,也是她这十几年亲眼看着太夫人怎么一点点地为大姑娘攒起那些嫁妆,对于太夫人,那些嫁妆早就不仅仅是些死物,更是一种寄托,一份念想。

    一阵打帘声忽然响起,一个青衣丫鬟快步进来了,屈膝禀道:“老太爷,太夫人,端木四姑娘来了。”

    短短的一句话让屋子里原本凝重的气氛一扫而空,两人相视而笑,楚太夫人含笑道:“让端木姑娘进来吧。”

    俞嬷嬷见状,心里总算松了一口气。

    没一会儿,丫鬟就领着端木绯进了暖阁中,今日的端木绯梳着一个可爱的双平髻,穿了一件桃粉色绣哲哲绿萼梅长袄,搭配一条淡粉色刺绣长裙,彷如一阵夹着桃花的春风迎面拂来。

    “喵呜!”

    一只长毛的狮子猫亲昵地绕在她的裙边,像影子般黏在她身旁,亦步亦趋,看得两位老人忍俊不禁地勾唇。

    “楚老太爷,楚太夫人。”端木绯款款地走到近前,对着二人福了福。

    楚太夫人笑着就招呼端木绯在一旁坐下了,几乎是下一瞬,雪玉就轻盈地跳上了端木绯的膝头,乖巧地趴在了那里。

    端木绯眉眼弯弯,白嫩嫩的小手一下又一下地为雪玉顺毛。

    楚太夫人则吩咐丫鬟去取画,取的正是那幅《旭日飞瀑图》。

    端木绯今日是应当初行宫之约,特意来这里给那幅画盖章的。

    她从荷包里掏出了一个小巧的寿山石印章,笑眯眯地解释道:“楚老太爷,让您久候了。我回京后,找了一月,这才得了这块桃花冻石,一刻好,我就来了。”

    她手里的这块桃花冻石晶莹脂润,乳白色的石料中嵌着细密的红点,疏密有致,就仿佛那三月桃花浮沉在那清澈溪水之中,似静非静,似动非动,妙不可言。

    端木绯一看就喜欢极了,涎着脸从端木宪那里讨了过来,连着几天都埋头在这块印石上,这才把它给刻好了。

    楚太夫人来了几分兴致,道:“这印章是你自己刻的?”

    “印钮的图案也是我自己设计的。”端木绯把印章给了一旁的绿萝,让她呈给楚太夫人看。

    楚太夫人细细地打量着这个小巧的印章,底部以隶书刻着四个字:闲云居士。

    楚太夫人在那幅画的落款上看到过这四个字,知道这是端木绯的自号。

    印钮刻的是一只小狐狸,小狐狸慵懒地蜷成一团,一双狐狸眼半眯半阖,似乎睡着了,又似乎在注意周围的动静。端木绯镌刻时巧妙地配合了这块寿山石的花纹,七八个桃花瓣一般的红点恰好随意地洒在狐狸里背上,很是趣致。

    这只慵懒不失灵动的小狐狸倒是与“闲云居士”这四个字搭配极了。

    楚太夫人越来越觉得有趣,随口问道:“绯丫头,你刻的可是你家团子?”见楚老太爷疑惑地挑眉,楚太夫人就解释了一句,“团子是她养的小狐狸,可爱极了。”

    “喵呜?”雪玉从端木绯的膝头抬起头来,似乎在发问,又似乎是看向了捧着画卷回来的杜鹃。

    杜鹃小心翼翼地把那幅画铺开在靠墙的一张紫檀木大案上,然后后退了两步,守在一边。

    治好癫痫病一共需要花费多少钱;屋子里坐的三人纷纷站起身来,走到了那张大案前,皆是俯首看着案上的这幅画。

    四周静了下来,唯有雪玉不依地“喵喵”叫着,在端木绯的裙边撒娇,一会儿用脑袋蹭着她的裙子,一会儿用肉垫拍拍她。

    此时此刻,周围的声音已经传不到楚太夫人耳中了。

    在过去的一个多月中,楚太夫人每天都要看这幅《旭日飞瀑图》,不知道看了多少遍,每一次看,她都从这幅画中似乎感受到一种生机勃勃的力量。

    楚太夫人也从楚老太爷那里得知了这幅画曾经被毁的事,知道是端木绯亲笔修改了这幅画。每每看着这幅画,楚太夫人心里就有一种感觉,如果是辞姐儿在世的话,她一定也会这么改的!

    “绯丫头,”楚太夫人忽然转头看向端木绯问道,“你怎么会想到要这么改这幅画?”

    端木绯愣了一下,含糊地说道:“我第一次看到这幅《飞瀑图》时,就觉得这幅画好像还没完成。”

    一旁的楚老太爷闻言不禁笑了。

    在宁江行宫时,他亲眼看着端木绯改完这幅画后,他也隐约猜到了辞姐儿的这幅画也许原本是一幅没有完成的画,所以辞姐儿才特意在画中的某些位置留有余白,所以辞姐儿只是亲笔落款,不曾盖印。

    楚老太爷也告诉过楚太夫人他的这些猜测。

    此刻听端木绯道来,楚太夫人心有所触,慈祥的面庞上也难掩动容之色,眼眶微红。

    楚太夫人的眼前不禁闪过自她前年在宫里第一次遇上端木绯时的一幕幕,一手下意识地摩挲着手里的红珊瑚佛珠。

    彼时,若非这串佛珠正好散在了地上,她与这丫头是否就擦肩而过了呢?

    也许,老太爷说得不错,这丫头果然和辞姐儿有缘。

    也许,冥冥中真的有一股力量,把绯丫头带到了自己跟前,让这幅画变得完整。

    也许,这世上真的有缘分!

    “绯丫头,你来盖印吧。”楚太夫人摊开右手,把手里的那个狐狸钮印章递向了端木绯。

    这一瞬,她心里有了决定,眼神也沉淀了下来。

    若是她的辞姐儿在天有灵,也会乐意吧。

    楚太夫人的唇角微微翘了起来,眼中盈满了笑意。

    祖母果然喜欢自己改的画!端木绯自然看出楚太夫人眼中的喜悦,心里雀跃不已,就像是一个得了长辈夸奖的小女孩一般。

    “嗯。”端木绯清脆地应了一声,从楚太夫人手里接过那个被她用体温捂热的桃花冻石印章,沾了沾红色的朱砂印泥,就在落款“闲云居士”四个字旁,干脆利落地盖下了章。

    那朱红色的印章在素净的宣纸上如此鲜艳夺目,似乎它才是这幅画最后一笔,有了它,这幅画才算完整了!

    端木绯神情怔怔地盯着画上那冉冉升起的旭日,好一会儿,才从画中抬起头来,对着二老微微一笑,“楚老太爷,楚太夫人,今日我就不叨扰了……”

    楚太夫人本来想留端木绯一起用午膳,可是话没出口,就听到端木绯说道:“我和安平长公主约了去千枫山上香,下次再来拜访两位。”

    楚太夫人双目微瞠,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瞳孔变得幽深起来,她与身旁的楚老太爷交换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也就没再留端木绯。

    “杜鹃,你替我送送端木四姑娘。”楚太夫人笑着吩咐丫鬟道。

    “喵呜!”

    雪玉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却感觉到端木绯要走了,敏捷地朝她飞扑过去,两只前爪上尖锐带钩的猫爪自然地伸了出来,钩在端木绯的纱裙上。

    “嘶!”

    纱裙的撕裂声与绿萝的惊呼声同时响起,下一瞬,就见端木绯那粉色的纱裙上多了几道猫爪留下的抓痕。

    四周静了下来,只有雪玉无辜的“喵呜”声回荡在屋子里,它仿佛根本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乖巧地蹲在端木绯治疗癫痫病要注意哪些的裙边,仰首一眨不眨地看着端木绯。

    绿萝看着雪玉那可爱的猫脸,忽然觉得这张脸好似有些眼熟,她到底在哪里见过呢?

    楚太夫人皱了皱眉,俞嬷嬷正想替雪玉解释几句,就听端木绯“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笑声清脆而愉悦,显然完全没有生气。

    端木绯早就习惯了,雪玉小时候调皮得紧,不知道抓坏过她多少裙子,后来雪玉大了,性子就沉稳了,也慵懒了,大部分时候都在睡觉。

    端木绯俯身蹲了下来,在雪玉的头顶上温柔地抚摸了两下,“我过几天再来陪你玩可好?”

    “喵呜。”雪玉又撒娇地叫了一声,用脑袋主动蹭着端木绯的掌心。

    看着眼前这一人一猫那亲昵的样子,楚太夫人不禁又想起了她的辞姐儿,眼神微微恍惚了一下。

    她很快回过神来,然后对着端木绯露出慈爱的浅笑,温和地说道:“绯丫头,我这里有一些我那大孙女以前没穿过的新衣裳,让俞嬷嬷带你去换一身吧。”

    端木绯怔了怔,立刻就从善如流地应了,跟着俞嬷嬷出了暖阁。

    一盏茶后,端木绯就再次回到了暖阁,身上已经焕然一新,换上了一件淡紫色缠枝石榴花刻丝褙子,搭配一条绛紫色镶石榴花襕纹的湘裙,以涤带束起纤纤细腰,让她身上顿时少了一分稚气,清丽动人。

    端木绯下意识地抚着身上的裙子,表情有些复杂。

    她当然还记得这身衣裳,这是楚青辞十二岁时的衣裳。

    那个冬天,她感染风寒,时好时坏,连着两个月缠绵病榻,那一季做的好几身冬衣都没机会穿,没想到今天竟然有机会穿在她的身上。

    楚太夫人看着端木绯,眼眶微酸,很快就恢复如常,她转头又吩咐了杜鹃一句,杜鹃就匆匆退了出去。

    “绯丫头,这身衣裳你穿着好看,你收着吧,总要物尽其用。”楚太夫人含笑道,“不过,我看着这衣裳与你的珠花不太般配……得换换才行。”

    说话间,杜鹃就飞快地捧着一个红木雕花匣子回来了,打开那匣子呈到了楚太夫人跟前。

    楚太夫人在匣子里挑挑拣拣了一番,对着端木绯招了招手,又示意她低头。

    端木绯一个口令一个动作,乖乖地屈膝站着。

    楚太夫人取下端木绯头上的粉玉珠花,兴致勃勃地亲手给她戴上了一对金钿紫玉珠花,又给她搭配了一个八宝璎珞项圈,以及一对紫玉耳珰。

    “这样才好看。”楚太夫人满意地上下端详着端木绯,笑了。

    端木绯仿佛被她感染般也跟着笑了,“多谢楚太夫人。”

    这一瞬,她觉得仿佛回到了以前在宣国公府的时候,祖母也是这样,时常这样装扮自己,想把这世上最好的东西都给自己。

    楚太夫人帮她仔细地理了理鬓角,就道:“绯丫头,你该走了,免得让长公主殿下等急了。”

    “楚老太爷,楚太夫人,那我就失陪了。”端木绯乖巧地再次与二老告辞,这才跟在杜鹃一起离开了六和堂。

    这一次,杜鹃十分警觉地盯着雪玉,唯恐它再惹出事来。

    雪玉依依不舍地跟着端木绯,一路把她送到了仪门处,直到端木绯的马车驶出了西角门,它还静静地蹲在那里。

    “雪玉。”杜鹃俯身想要把它抱回去,却见它敏捷地一窜,好似鬼魅一般避开了,还回头给了她一个轻蔑的眼神,仿佛在说,你以为什么人都能抱朕吗?!

    马车里的端木绯想着雪玉那可怜兮兮的眼神,心里也有些内疚,想着是不是下次亲手给雪玉做点猫食带去,雪玉最喜欢吃小鱼干了,还有虾米……

    马车一路飞驰,端木绯的脑子里想着雪玉,仿佛只是一个恍神,马车就到了西城门口。

    车速缓了下来,端木绯掀开一边窗帘往外张望了一番,就看到了披着一件青蓝色斗篷的子月就站在一辆黑漆平顶马车旁,对着自己微微一笑,然后就快步走了过来。

    松原癫痫早期如何治疗“端木四姑娘,”子月对着马车里的端木绯福了福,“殿下请您过去。”

    子月说话的同时,那辆黑漆平顶马车的窗帘就被人从里面挑起,露出安平那张明艳动人的脸庞。

    安平对着端木绯招了招手,示意她过去她的马车。

    端木绯从善如流地上了安平的马车,马车在车夫的挥鞭声中,一路朝西行去。

    外面的官道上寒风呼啸,带着刺骨的冷意,马车里却十分暖和。

    端木绯一坐下,就被安平塞了一个暖呼呼的手炉。她把手炉揣在怀里,满足地眯了眯眼。

    “绯儿,你今天穿得好像与平常不太一样。”安平上下打量着坐在她身旁的端木绯,一下子就体会出不同来。

    端木绯平日里的穿着打扮往往都是偏向粉嫩可爱,可是今天却偏向清雅,让她整个人看来显得没那么孩子气了。

    端木绯正想解释两句,就见安平笑眯眯地抚掌又道:“绯儿,你穿淡紫色的料子好看极了,正好本宫那里也有卷差不多颜色的料子,本宫穿太鲜嫩了些,给你就正好。”

    “对了,本宫听闻锦绣布庄最近又来了些新料子,干脆等我们从千枫山回来后,就去衣锦街逛逛吧。”

    安平拉着端木绯的手越说越起劲,心道:还是姑娘好,可以陪着自己逛逛街,买买东西,还可以打扮得漂漂亮亮。

    端木绯看安平眉飞色舞的样子,忍不住就想到了封炎每次买东西时那一车车买的豪迈劲……唔,还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子!

    端木绯忍俊不禁地勾了勾唇,不动声色地转移话题道:“殿下,今天是您的生辰,我给您准备了一份生辰礼物。”

    说话间,端木绯笑眯眯地从她的荷包里摸出了两方桃花冻石的印章,把其中一个递向了安平。

    这桃花冻石的印料正好是一对,端木绯想着安平的生辰快到了,干脆给她们俩各刻了一方,费了五六天总算是赶上了。

    “殿下,您看,我们俩的正好是一对。”

    安平接过那个刻好了印钮的印石,爱不释手地把玩着。

    安平的这个印石上刻的印钮也是一只小狐狸,小狐狸乖巧地蹲在那里,微微仰首,配上它背上和头顶的片片桃花瓣,令人感觉它似乎在抬头仰望着上方的桃枝一般,十分趣致。

    安平越看越看喜欢,含笑道:“绯儿,本宫很喜欢。”

    端木绯微挑下巴,歪着螓首笑了,笑得既得意,又俏皮,乌黑明亮的大眼璀璨生辉。

    看着小姑娘那可爱的样子,安平就觉得手痒痒,抬手在她柔软的发顶上温柔地揉了揉。

    “殿下,我暂时没有替您刻章,您想刻什么?”端木绯乖巧地对着安平直笑,也习惯了安平像姐姐一样不时就爱揉她的头。

    自封炎启程去蒲国后,除了在宁江行宫避暑的日子以外,端木绯时不时会去公主府找安平玩。

    安平把那个印石翻来覆去地把玩着,一会儿看看印钮上的小狐狸,一会儿又看看坐在她对面的端木绯,觉得这一狐一人真是说不出的相似。

    安平红艳的唇角微翘,心底的那一抹惆怅,在这一瞬一扫而空,她笑吟吟地说道:“绯儿,不着急,本宫再好好想想……”

    若是阿炎知道了,怕是要嫉妒坏了吧。想着自家的傻儿子,安平眼中的笑意更浓了,嘴角逸出些许轻笑。

    子月见安平心情不错,暗暗地松了口气:今日虽然是主子的生辰,不过平日里,主子的心情往往不太好,毕竟今日也不仅仅是主子一个人的生辰……

    马车一路飞驰,不到半个时辰就抵达了京郊的千枫山。

    以前无论是楚青辞还是端木绯,都只会在重阳节来这里踏青,这还是她第一次看到冬日的千枫山,与金秋相比,又是另一番面貌,四周百草凋零,万木萧条,显得冷落得很。

    端木绯也顾不上这些了,外面太冷了,寒风刮在脸上像刀割似的,她戴上斗篷帽,双手拢着斗篷,在寒风中,艰难地沿着山间小道往山上走着。

 &n我父亲前天摔了一跤后口吐白沫医院检查后是癫痫,现在需要吃什么药物bsp;  走了一盏茶后,她的身子就渐渐暖和了起来,小脸上泛着了如朝霞般的红晕。

    端木绯缓了两口气,抬眼望向山顶,此刻山顶的一座小庙已经清晰地映入眼帘,那明黄色的墙壁在阳光下似乎在发光。

    这是千枫寺。

    当安平和端木绯来到山顶时,住持已经带着两个僧人候在了门口。

    “殿下,”胡子花白的住持一手执佛珠串,单掌给安平行了佛礼,“这边请。”

    这只是个小庙,如今又天寒地冻,庙里几乎没几个香客,冷冷清清,只看到一个青衣僧人拿着扫把在刷刷地扫着落叶。

    安平来过这个千枫庙不知道多少次,对这里再熟悉不过,指着四周对着端木绯介绍着,说的似乎是景致,却又更像回忆往昔,说的更多的还是封炎,说起封炎六岁时曾经爬过那棵老树;说起八岁时有一次偷溜出京,跑来这里,躲在后寺的假山洞里;说起她和封炎每次来这里都会求支签……

    端木绯乖巧地当一个听众,只偶尔附和一声,惊叹一声,或者问一句“是吗”。

    说话间,他们就到了正殿前,安平带着端木绯一起进去给佛祖上了香,又求了签。

    出了正殿后,安平就对住持说道:“惠能大师,本宫和端木姑娘去静心殿小坐片刻,惠能大师不必相陪。”

    惠能大师闻言双目微瞠,似有迟疑地看了端木绯一眼,神色中似乎闪过一抹诧异,一闪而逝,快得端木绯几乎以为是自己看错了。

    “殿下,请。”惠能大师又行了个佛礼。

    安平带着端木绯一路从东侧绕过正殿,一直来到一个挂着“静心殿”匾额的殿宇前。

    “吱——”

    安平自己推门进了殿内,端木绯紧随其后地也进去了,细心地又关上了门。

    殿内点着些许蜡烛,烛火在空气中跳跃,光线有些昏暗,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香烛味。

    安平径直地走到了一个闭合的紫檀木佛龛前,打开了佛龛。

    佛龛中摆着一个香炉和一个牌位,牌位上规规整整地写着几个金漆字。

    在佛龛的阴影中,牌位上的字不甚清晰。

    站在安平右后方的端木绯低眉顺眼地俯首看着鞋尖,就算是不看佛龛里的这个牌位,她也能猜到这牌位是谁的。

    端木绯目光呆滞,在心里反复对自己说道,别多想,别多想!

    安平点了香,虔诚地拜了三拜后,就把香插在了香炉中,接着就对端木绯说道:“绯儿,你去上柱香。”

    端木绯乖巧地应了一声,也给自己点了香,规规矩矩地躬身下拜行礼。

    安平在后方看着端木绯,眼神柔和,她慢慢地抬眼看向了正前方的牌位,心里无声地说着:皇兄,皇嫂,阿炎很好,阿炎的媳妇也很好……

    偏殿里静悄悄的,只偶尔响起衣裳摩擦的窸窣声。

    两人在里面待了一盏茶功夫,就出了静心殿,就见圆脸小沙弥匆匆朝这边小跑而来。

    圆脸小沙弥快步走到安平跟前,合掌行了个佛礼,呼吸急促地禀道:“殿下,皇上刚刚来了。”

    安平微微皱眉,嘴里喃喃地说道:“这来的可‘真巧’。”

    眼角瞥见儿媳妇乖乖地看着自己,又乖又可爱的样子,安平又觉得手痒痒,她对着端木绯微微一笑,安抚道:“绯儿,别担心。”

    “殿下,住持让小僧转告殿下是不是先避避?”小沙弥面容紧张地请示道。

    相比下,安平神情平静,随意地抚了抚衣袖道:“不必了。”这间寺庙就这么大,避怕是避不开了。

    安平对着端木绯泰然自若地一笑,“绯儿,我们走吧。”l0ns3v3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推荐阅读

© xinwen.ysdab.com  雅安新闻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